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亮语录

一个职业记者的闲言碎语

 
 
 

日志

 
 

《烛泪如歌》后记(2008-12-23 23:05:14)  

2009-04-02 09:1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5月12日,这本该是一个最平常的日子。这一天,我们三个人都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忙碌着,萧斌臣从北京出差到武汉。头天下午,刚刚送走来武汉参加一个集体采访活动的一帮媒体的朋友。邢文祥在自己任教的中央财经大学处理繁忙的教务,袁亮在成都,正在筹备在天府之国的蓉城举办一场以纪念改革开放30年为主题的论坛。谁也不可能想到,就是这个看似平常的日子,一场旷世灾难会突袭位于四川西部的龙门山地区。

    “5.12”汶川地震发生后,我们三人中袁亮最先抵达地震灾区一线,作为一家中央主流媒体驻四川记者站的负责人,袁亮在这次地震中是双重身份,既是灾难的亲历者,也是灾难的记录者和报道者,在震后最初的日子里,他也曾带着自己家人跟着满城百姓“跑余震”,甚至连续一周露宿在城市广场、环线公路和私家车里;但同时,他也以一个传媒人最大的勇气和责任心,在山体垮塌,泥石流、塌方不断的危险中,驱车深入到震区一线,亲身感受了大地震给人民生命财产带来的毁灭性打击和灾区人民奋起自救的壮烈情怀。

    而身在北京的萧斌臣和邢文祥到达地震灾区则是等到终于可以接通成都的电话之后。我们于是相约去地震灾区采访,希望身体力行地为灾区人民做点什么。

    这个时候,去往四川灾区还是困难重重,在和袁亮进一步探讨了进入灾区工作的可行性(通行证,交通工具等)并与北京出版界的同行们沟通之后,我们开始进入上阵前的准备。包括妥善处理手头现有的工作,排出可操作的时间表。家人则提着一颗心,为我们采购足够的药品、食品甚至各种可以想到的救生物品……

在确定采访主题和范围时,我们的意见高度一致。因为这次地震的受灾面涉及到全川四个地级市,十二个县,我们又处在一个资讯高度发达的年代,各种关于灾难的报道和抗震救灾事迹的传播几乎到了大爆炸的程度,如果要作全景式的采访和报告,根本不可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完成,而我们千方百计挤出来属于我们可以支配的时间也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只能选定了一个特定的人群采访。之所以选择采写地震中的教师群体,理由也非常直观,一是因为在这次地震灾难中,灾区的教师群体的表现悲惨壮烈,感天动地;二是因为我们三个作者曾经或者现在的职业都是教师。萧斌臣做过8年中学语文教师,袁亮做教师的时间的相对较短,但离开学校后,又做过多年的教育记者,邢文祥最初的职业是大学教师,在经历了丰富的人生体验后,如今又回到了大学老师的岗位上。

    采访教师,仿佛是和我们的昨天对话。就像我们在这本书里写过的:

    我们没见过谭千秋,但我们熟悉他手指上燃烧着的劣质烟草的气味,读得懂他拒绝同事们“打平伙”的邀请时难堪的表情;我们不认识向倩,但我们能够体会她领第一份工资时的那份羞怯和喜悦;我们没见过张米亚,但我们能感受到他象招待客人一样给每个8岁的娃娃倒一杯柠檬水时的真诚;我们不认识何智霞,但当我们赶到都江堰两河乡的天国公墓,去参加她的葬礼时,我们觉得,我们为之哭泣,为之流泪的这个陌生的女人,就是我们第一次以教师身份跨上讲台时,看到的那张笑脸,她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用眼神告诉我们“别紧张,你是最棒的……”

    尽管只是采写一个特定的人群,但工作量也是非常之大。而且好多的采访对象已经从他们原来的居住地转移到了全川各地,甚至全国各地,有些标志性的地段还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是禁区。而我们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是十分有限。这就逼着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去最多的地方,见最多的人。而把睡觉的时间尽量安排在路途的车上。

    好在有袁亮以及成都的朋友们周密的安排。我们基本上按计划完成了采访行程。其间吃的苦比我们预想的要少得多。家人很认真地为我们准备的一大堆花花绿绿的药只有“蚊不叮”派上了用场。有两次因为疏忽忘了涂抹(记得一次是在汉旺东汽中学戒备森严的废墟,一次是在都江堰聚源中学的帐篷里),我们被四川的小花蚊子咬得惨不忍睹。其他的药则原封不动地带回了北京。吃饭曾经也是我们觉得很麻烦的事,所以我们特意在成都宾馆楼下的小超市里采购了好多的泡面。好象也只是在什邡红白镇的帐篷中用过一次。其间记得是在被采访单位混过两顿盒饭,在汉旺则是被热情的老师们拉去与他们在废墟间搭建的伙食团(大锅就用三块石头支在露天里)里吃了一顿桌饭,虽然没有肉菜,但是热饭热菜,且还有高桌子,矮板凳,已经很知足了。只是在开饭前,经历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余震,让我们总惦记着紧挨在我们身后的围墙会不会在我们没来得及咽下某一口饭菜的瞬间垮塌下来?

    挨饿的经历只有一次,是去震中映秀。去映秀是颇费了些周折的。即使是在成都,即使是在距离地震有一段日子后,映秀也是一个令人谈虎色变的地方,为了我们的安全,成都的朋友竭力劝说我们放弃去那里。但我们认为既然要写地震灾区,连震中也不到,内心会永远不安。为了不让朋友为难,我们选择了一个冒险的方式:从成都坐大巴车到都江堰,再在都江堰租“黑的”去映秀。一路上经历了垮山、塌方、断桥的处所,令人提心吊胆,触目惊心。并由此想到,地震最初的那些日子,这条关乎着多少人性命的生死线上,人与大自然的搏弈,该是何等的悲壮、惨烈! 

    映秀的情景比我们预想的更悲惨。这个地处龙门山脉深处的小镇几乎被大地震夷为平地,即使当地的朋友们逐一指给我们看,我们也无法想象出震前街道的样子。在这里,我们曾经和与我们同车回映秀的漩口中学老师们一起上山去凭吊在地震中的遇难者,在那四座埋葬了上千个曾经鲜活的生命的黄土堆前,我们与那位痛失爱子的女教师林夕蔚一起哭泣,一起流泪,在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常的同时也体会到了生命的坚韧与强大。

    整个映秀震后的生气就是到处有穿迷彩装的军人和搭建板房的志愿者。在映秀,饥肠辘辘的我们发现在这里哪怕只是想吃一碗泡面也是奢望,当然,比饥饿更困扰人的是满地找不着厕所。同行的女校医指着山腰上一片包谷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讲那些斯文?”

    饿着肚子,我们从映秀返回都江堰,在车站边一家简陋的小餐馆里,就着几个小菜,我们每个人扒了三大碗米饭。

    从映秀回到成都的当晚,正赶上了一个朋友的生日宴。美景、美酒、美食、美女,我们俨然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7月中旬,我们结束采访从灾区回到了北京,因为离奥运会开幕的日子越来越近,北京到处是花团锦簇,到处是莺歌燕舞。而我们的时“差还”却倒不过来,坐下就犯困,躺下就入梦,而梦里全是灾区的断墙残垣……

    我们明白,我们的人虽然回来了,但我们的心已经遗失在那里。

     9月上旬,我们完成了这部近30万字的书稿——《烛泪如歌——“5.12”汶川大地震中的教师群像》,并决定将书稿交给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个时间,离汶川地震发生已经100多天。

    汶川曾经给我们的震动和悲痛正在从人们的生活中淡出,那场旷世灾难仿佛不过是一曲灾难戏,一部连续剧,虽然曾经让我们跟着剧情痛哭过,感动过,但这曲戏毕竟已经收场了。我们应该该干嘛干嘛了。如果我们不曾有过一趟刻骨铭心的汶川之行,也许我们会和很多人一样,对这场离我们有千里之远的灾难采取超然态度。

 

    问题是我们去了汶川,问题是我们知道,那不是一曲戏,一切的悲情和痛苦并没有因为我们的淡忘而结束。那些老师是去了,或者升入天界,或者还徘徊在去往天界的途中,死后的哀荣与褒贬已经与他们无关。但是,他们的遗属还在,他们的老人、孩子还在这个世界上,在承受着失去亲人和经济来源之后的最真切、最具体的痛苦。我们没有办法忘记,汤鸿老师9个月的女儿对妈妈的呼唤;也忘不了王周明老师的妻子陈思的恳求的目光:“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想有一份工作,让我把王周明的孩子。”我们也一直牵挂着,在失去了母亲以及母亲1800元的月收入后,都江堰聚源中学的何智霞老师8岁的女儿,还能够向以往一样去上钢琴课吗?还有26岁的刘林秀老师,她撒手走了,谁为她年迈多病的双亲支付每个月600元的生活费呢?

 

    所以,即使书稿完成了,我们的心结依然没有解开。我们觉得,还有一件比写书,比记录这段历史更重要的事,我们也必须去做。在经过反复考虑和筹划后,我们决定,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提出一个倡议,希望由红基会发起,联合相关机构和媒体,联合策划一项主题慈善活动——向全社会募集资金,救助在汶川地震中牺牲和遇难的教师的遗属。并建议把这个活动定名为“烛光行动”

 

    这个倡议得到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王汝鹏、副秘书长刘选国和红基会所属的“行者基金”管委会负责人刘洪武、尹建新的大力支持。现在,这个活动方案已经在红十字基金会立项,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我们期待着这个活动能如期举行。哪怕是扎扎实实救助了一个人,十个人……我们的心灵也会因此而变得安静、坦然。

 

    在2008年岁末,在《烛泪如歌》即将付梓出版之际。让我们对所有为这次采访和这本书的写作出版付出了辛勤劳动的亲人和朋友们说一声谢谢!正是因为有你们的鼎立支持,我们才能克服重重困难,完成这次采访和写作。

 

    感谢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王汝鹏先生、副秘书长刘选国先生、行者基金管委会副主任刘洪武先生、办公室主任尹建新先生,因为你们的善心才使我们的一个愿望可望变成现实;

 

    感谢四川电影电视制作中心董事长、著名电视制片人,我们共同的朋友岳湛先生对本书采访工作提供的大力支持;

 

    感谢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学者杨匡汉先生为本书撰写序言;

 

    感谢人民(东方)出版社孙兴民、李椒元老师为这本书的顺利出版所付出的心血;

 

    感谢新华社的著名记者田庄老师对这部书的关心,他以80多岁的高龄,即使在病床上也始终关心着作者的采访和书稿的写作进度;

 

    感谢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总经理税立先生、中国工会网副总裁刘炳毅先生、中国出版集团何奎先生、中华建筑报人物周刊主编向继贵先生对本书的支持;

 

    感谢四川的陈刚先生在作者采访期间提供的服务,陈先生在非常时期所表现出的无畏精神让我们十分感动;

 

    感谢于洁女士多次陪同采访,感谢郑佳虹女士、萧潇小姐、萧遥小姐为本书的录入所付出的劳动;感谢翟自强先生为这部书提供了摄影作品,书中的绝大部分图片,都是他跟随我们深入到灾区现场拍摄的。

 

    2008年即将过去,2009年即将到来。让这部《烛泪如歌》带去我们对各位朋友最真诚的祝福!

 

    是为记。

 

                                                           

                                                             2008年12月19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